小草**直播app下载

符阵似有灵,知道这次没有曲轮修行者的阻拦,所以肆意展现着自己的威能。似向阳坡上无数朵大花,将其塞满还不满意,还要长出离开大地的枝节,以便开出更多的花苞,惊艳苍天羡煞神。

六十道符阵浮现在各个方位,绿色符阵融进大地,在无数奔跑的南商士卒脚下释放出极为浓郁的绿色光芒。这股光亮是盎然生机是翠绿,可令他们面露惊慌,但跑得再快也逃不出去,因为其中除了有尖锐的长柱,还有极长的藤蔓荆棘。

随其一同融进大地的还有炽热且冒着腾腾热气的符阵,它令地面如成一炼狱,虽说还未展现出真正的威能,可浮现的梦幻飘渺似将士一坠落,便会被软化的赤红色淤泥融化的连骨头都不剩。

比起大多数符阵,这只能算威力小的存在,因为涉及范围仅限于符阵,也只有尖叫为其增色,再无他物。而空中的繁多符阵,一瞬崭露锋芒,难以收回。

有符阵叱吼出火焰,将空气烧成夸张的砖红色。其中,士卒丢盔弃甲,可还是在一声爆炸下被炸上天。这是符阵真正催动的号角,瞬间砸向大地的火团如天外来物,敲着大地这扇门,不等其同意便破门而入,砸出数量惊人的裂纹。

一旁大风呼啸,其中如藏刀剑,将甲胄划破,令他们的肌肤被割开,筋骨也被伤到。还有雷霆下落,轰声不断,令地面连连出现大坑,可这并不是重戏,而是从符阵中钻出的雷龙,它银灿似异世魔神,在战场游荡,令无数人伤亡,令无数人惊愕,最终只有死亡的下场。

雷龙有固定的活动范围,所以数千米外的士卒不敢再往这边冲,夏家军这边的南商将士也不敢往外跑,顿时停在此处。相比这些符阵,夏家军还算和蔼,毕竟是人不是怪物。

又有符阵发出滔天动静,投目望去时,是天地一浩然立方,其中如成一海洋,令两万多士卒不断朝边部游去,可根本破不开。

有人挡着刺竹,逃着天火,躲着雷龙,便有修行者在水立方中找寻活下去的路,可只有头顶那片犹如海面的地方能逃脱。

在乱竹刺穿万人,天火焚烧万人,雷龙劈打万人时,修行者纷纷前去。与他们身形相反的是溺水下沉的普通士卒,身上的甲胄成了他们的负担。

修行者们最终还是跳出那立方世界,可落地后满脸惊慌。因为一旁的土地上,已有冰雪将无数人冻成雕塑般的存在,而后又在风中成了粉碎。

光是这几道符阵,便足够人震惊,先前密集且气势汹汹的南商军队此时哭爹喊叫,尖叫声不断。不过无论何时看,都数夏家军前那些南商人最尴尬,他们要想活下去也很难,因为符阵尚未耗尽自身元气,便有交织的恐怖气浪前来。

民国风的麻花辫学生妹子清纯质朴

六十道符阵有木行火行水行和金行,互相交织下朝各方而去,这片天地所有人都难逃它的冲击。当意识到那股气浪时,元气已耗尽的夏萧令句芒七兽回到契约空间,慌张一声大哥,令夏旭在惊慌之余双手拍地,升起重重岩石塑成的围墙。

围墙高百米,将整个夏家军保护在里面。随夏旭一起出手的还有夏惊鸿,可即便两位生果境界的强者出手,元气护罩和石墙还是在惊人的风声下摇摇欲坠,所有人都做着抵挡气浪的准备,可比起他们,其外的南商将士便没那么好运。

夏萧展现出的符阵太过骇人,距离夏家军极近的南商军队中,已无修行者。所以即便他们压低身子还是抱在一起,且在地面滚动,有的甚至圆了飞天梦。

一些幸运的家伙在地面滚动许多圈还算无事,反而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,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,可有的家伙被地面的刀剑枪戈刺穿了身躯,或者到了符阵笼罩之地。刚一睁眼,便是地狱般的折磨,将他们小命夺去。

风浪继续蔓延,朝外而去,距离越远,杀伤力越弱。一开始的大风令人窒息,将人掀飞更不是少数,可渐渐的,这股大风只能折人腰肢,令人难以直立,似在其面前必须弯腰臣服。当这股风吹到大夏这边,他们目瞪口呆的迟迟反应不过来。上次和这次好像有所不同,不过他们隐约记得,夏萧不是符师!

强大符阵一直都是符师的特权,夏萧没有结出成千上万个手印的能力,毕竟他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。不过王陵曾说,夏萧有接管符阵的能力,但他们一直觉得夏萧的卷轴已用光,没想到其中还有符阵。这次的损失,是以往多次骚扰相加都难以比过的。

南商的浩劫便是如此,元气呼啸了许久,其下伤亡不断,修行者能保住自己已是不错,没有闲暇功夫管其他人。

大地如被犁了一遍,其中有焦臭有水腥还有土壤的味道,它们混杂在一起,像好几口特色鲜明的大锅混和,没了原先半点滋味,反而成了四不像,令人提不起半点兴趣。

气浪呼啸肆虐了许久,等大地都厌倦起它们,它们才逐渐停下。不断晃动的岩石围墙降到地下,其中的夏家军观看四周场景时,彻底呆住了神。

原先的平原早已不见,有的焦黑一片,有的被风翻动数遍,有的插满箭矢金属,有的冰雕无数,人已成冻尸。他们于冰面下的面孔无比狰狞,可以大致猜想他们在背后寒气涌来时是何等的慌张和无奈。

长竹横七竖八的插满,上面还有以不同姿势死去的南商将士。他们的鲜血顺着竹子下滑,滋润了土地,令其鲜红一片。空中小风带起无数血腥气,令夏家军的人再一次看向夏萧。上一次他们满是期待,这次是敬佩,不愧是三少爷,这等实力,足以在战场在整个大夏王朝引起高度重视。

“萧儿的实力真是恐怖。”

夏旭在前段时间已从尊境枝茂晋入生果,为此,圣上又是赐良田千亩,又是赠快马百匹。可他从未忘记自己有几斤几两,就像父亲说的,生果究竟是修行生涯的终点还是新起点都未知,有何骄纵的资本?

可他万万没想到,他所以为的已算强者的境界,在夏萧这发挥出了他认知之外的实力。这便是夏萧的尊境生果吗?

夏萧体内的五行还没有完全觉醒,可现在如有四位尊境生果的强者。只要稍加细心,便可知那三条大鱼的实力并不算强横,但枝茂巅峰的强者也可对碰,这是勇猛是凶悍,也是一种难以预知。

不止是夏旭,夏惊鸿及其他修行者都真正意识到夏萧的强悍。以一己之力瞬间秒杀近十万将士,这已超乎他那个阶段的实力。

夏萧坐在地上,靠着阿烛,说起话来气喘吁吁,极为虚弱。

“剩下的就靠大家了。”

阿烛是个传话筒,恨不得将耳朵凑到夏萧嘴里去,此时听到立即传递他的意思。而后,夏家军又动了起来。

“四面冲锋,不留活口!”

夏惊鸿全副武装,雄狮装在身,披风于空中拍打,发出极为响亮的瑟瑟声。此声下,是嘴都快咧到眼角的士卒,他们为夏萧骄傲,顿时士气大涨,大杀四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