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浅app在哪下载

> 刀笼

天地是天地,人是人,但于道者来说,他们便是天地的一部分。

旧的皮肉撕扯下来,就算是天地,也会流血的。

血水落在戚笼的脸颊上,戚笼舔了舔,透着一股腥味,还有一种从心头冲上来的恶气。

波旬的欲言成真了。

戚笼摇了摇头,脚步一转,往火锻之域的方向走去。

猛虎老病,被宵小取命,没什么好看的。

大道之线疯狂的旋转着,不过每当戚笼走过,这些大道演化的产物,就会自动让出一条道来。

炼就了道魔之念,只要戚笼想,随时都能进入‘融道’,甚至向更高层迈进。

不过他不打算这么做了,告别刀匠,便就离开此地。

‘三途’‘五苦’即将成形,已经不是苦修的关口了。

前方不到十丈,对面一道人影缓缓走来,道人打扮,瞎眼独腿,满是裂纹的皮肤,满脸凶残,而皮肤内部,却又透着一股纯色的神光,给人一种老祖宗的感觉,纯洁而堕落,两种相反的气质,诡异的融合在一起。

娇嫩女生尽显公主般纯真

“血火师兄,”戚笼微微点头,率先问好。

“小师弟。”血火道人沙哑道,独眼一转,看了他一眼,瞳孔之中,也满是裂纹。

两道人影交错而过。

戚笼脚步忽然一顿,笑道:“师兄是不是要杀我?”

“何以见得?”

戚笼看向四周,藏于朦胧的虚空中,一道道大道之线,编织成一尊尊神祇幻影。

“没有封神榜,师叔却能用大道之力演化众神,这份本事,似乎兼具了刀母师叔的孕道法还有刀神师叔的统道法,另辟蹊径啊。”

“等我入凡间,我会成为新的封神榜主。”

血火真人道,“我会用实力证明,恶道宗当初把我抛弃,是多么错误的一件事。”

近百尊水、火、瘟、斗四部的神祇将戚笼团团环绕,这些神祇身上,除了散发半神的气息,还有一股源于大道的古老气息。

封神榜神祇杀之不死、会从大道本源诞生,血火真人创造的此类神祇,也有类似效果。

先天元胎性质、刀道手段、封神演化,似乎被他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。

“今日刀魔之战,五大道者,谁没在场?”戚笼突然道。

血火真人眼中诡光一闪,道:“我师傅刀母,在闭关之中。”

“是她?”

戚笼皱眉,在道魔演化中,他看到了一个画面,刀母、刀匠、刀神,联手向他杀来。

这是幻象,还是未来的某个片段?

血火真人是为了人间的恩怨,还是奉了刀母之命?

戚笼没有多想,实力到了某个层次,其实很多很复杂的问题,会变的很简单。

他环顾一圈,笑道:“这群假神祇,徒具其形,而无其神。”

血火真人眼中恼怒之色一闪而过,狰狞道:“杀了他!”

一尊尊体型上千丈的神祇,疯狂冲向对方,在这问道楼中,有五大道者的力量坐镇,大道演化生生不息,神祇杀不胜杀,单凭这个手段,五脉弟子中,除了少数几个怪物外,他自信战力第一。

然而戚笼只摇了摇头,双手轻轻一搓,以掌心为核心,纯粹的黑一下子展开,光芒所照之处,一尊尊神祇像是融蜡一般,直接化了个干净。

刀匠、刀神几乎同时感应到这股无物不毁的力量,惊道:

“道魔!”

血火真人眼睛一缩,戚笼便已欺身到面前,劈手一抓,落在他的眼中,这只手掌一会儿变的无穷尽的大,一会儿囊括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却又似乎完不存在,等他反应过来时,头皮一痛,被活活的抓翻在地,浑身像是被透明的大山压住,半点动弹不得。

“师兄,好好回答,”戚笼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,“不然干掉哦。”

“告诉我,是谁派来的!”

戚笼眼中魔光吞吐三尺,不再是搅弄人心的变化,也不是混淆佛法的奸诈,而是毁灭,将一切大道都捏爆的末道之力。

末道,即是魔道!

被绝对力量镇压,血火真人心神模糊,喃喃道:“是、是——”

一股道者层面的意念猛然从其眼中爆发,瞬间将戚笼的镇压意念撕出一道缝,然后血火真人猛然大吼一声,浑身神火化作一道火柱,喷薄而出。

戚笼眉头一皱,倒退一步,虚空转化,这一步就是千丈,正好在火柱的爆发范围外,目光一瞥,手掌之中,是一块黏着毛发的人皮。

‘先天元胎之力,还有刚刚那股意念,绝对是道者层次。’

戚笼眼中闪过一丝阴影——刀母么。

火柱之中,一颗先天元胎若隐若现,不过与老祖宗的晶莹剔透相比,这颗元胎显的恶心无比,人体胎盘的形状,无数肉结盘根错节,虽然是玉质,却给人一种邪恶无比的感觉,更别提上面还有无数道裂纹。

戚笼干笑一声,也没什么动作,身影就好似便的无穷大,一只撑天之手猛的插入火焰之中,如长鲸汲水,一瞬间就将火焰吸了个干净,同时猛的一捏,黑色转化成银白色,猛的一捏。

‘咔嚓’一声裂响,人造先天元胎的表面,露出了一道裂缝。

“住手!”

“师弟干什么!”

可惜已经晚了,戚笼的手掌忽然一变,化作了龙爪,黑色的鳞片带着撕碎一切的凶狠,猛的一握,成百上千的爆裂声在一瞬间响起。

等燕非刃和白夫子联袂赶到的时候,血火真人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,是戚笼手上,一团晶莹剔透的先天宝石。

‘先天元胎的碎片,我记的不错的话,老祖宗是从虞道人手上挖掘出来的,先天碎片,貌似只有虞老道有。’

虞老道何许人也?

装疯卖傻、实力低微的烧火老童子?

还是恶道宗隐藏的高手?

二者似乎都不大像。

戚笼突然心中一动,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
当初崔家长老崔隆侵入关内,进入东荒狱寻宝,貌似是释放了一位上古道门天师,将之与一个天赋平平的崔家弟子合一,创造了南狱侯。

可是崔隆总感觉南狱侯不像是那位上古天师。

难道那位道门天师,其实化身成了虞老道?

“师弟,问道楼中,最忌自相残杀,最好解释一下,”燕非刃虽然语气中煞气腾腾,但却留了余地。

白夫子这位曾经的恶道宗长老,在血火真人的尸体和先天宝石之间来回转动,嘴角居然微微勾起。

戚笼反转手掌,从血火真人身上吸收的先天神火,一点点的吸纳入掌心。

他笑道:“师兄来此,应该不是为了找我麻烦的吧?”

“师傅感应到了刀魔师叔的道魔之念,特意打发我们看看情况。”

燕非刃皱眉道:“师弟,炼成了这种灭道级的神通,固然是好事,但可不要走那一位的老路啊!”

刀魔、吕傲侯、戚笼自己,是世上仅有三位,参悟出‘道魔之念’的人,结果刀魔死了、吕傲侯叛门,这都不是什么好结局。

戚笼点了点头,沉默片刻,笑道:“师兄不妨等一等。”

“等什么,等别人对人赃并获!?我告诉,师兄在这里,还能给周旋一二,问道楼不忌打斗,若是在打斗中失手杀了同门,那也是无可奈何的,是血火这厮先动手的吧?”

燕非刃想把这件事先定性,然后一双牛眼威胁的看了白夫子一眼。

白夫子笑了笑,不答。

戚笼感激的看了燕非刃一眼,摇了摇头,笑道:“师兄,等一等,再等一等。”

“到底想等什么,我可告诉,虽然表面上不说,但是入门的方式,就已经惹的不少人不快了,现在可不是装腔作势的关口!”

戚笼摇头,不解释。

他相信,很快就会有人给他答案了。

果不其然,片刻后,五大道域中,属于刀母的万化道域突然爆出了一股恐怖的气息,三千点光芒从中诞生,然后凝成一尊身高百丈,身批云霞轻裳,好似大道之母的美妇幻影。

这股气势之强,似乎超越了此界,冲出这片虚空。

燕非刃难得失神,喃喃道:“三千归一,大道化身,这是刀道第五层大圆满。”

道者是刀道的第五层,然而大圆满,却并非所有道者都能达到,确切的说,是只有最初道者才能达到的境界。

刀神冷哼一声,高傲如他,头一次生出技不如人的感觉,他是第二代道者,但是刀母却是第三代道者,被后来居上了。

黑暗之中,刀帅沉默不语,只不过护身的外道黑瘴,却是波动了一丝丝。

然后,从刀母方向,一股特殊的意念迅速扫遍整座问道楼。

同一时间,问道楼上,一道血光破晓,光霞接天连地,所有大道都产生了共鸣。

“大道之证。”

一般而言,只有在道者都犹疑不决的关口,才会去向最本源的意志求证,而得到的答案,所有道者都必须遵守。

刀匠老手一抖,一滴酒水从酒壶中洒了下来。

而燕非刃也从愕然中醒来,面色极其难看,看向戚笼,一字一句:“大道之敌!”

戚笼‘唔’了一声,笑道:“这就是我想要的答案。”

燕非刃的刀光,白夫子的袖里乾坤,同一时间轰向戚笼。